竞彩足球胜平负过关|竞彩足球胜平负彩票
當前位置: 主頁 > 文化 >

跟你說說越劇伴唱的好 | 尤伯鑫

時間:2019-01-22來源:互聯網 作者:編輯 點擊:
文 / 尤伯鑫 越劇幕后伴唱文詞雅俗兼備,曲調委婉動聽,演唱情真意切,三者融合讓人心動神移,入耳生根。即便不是越劇的發燒友,剎那間也會感受到它散發出來的詩情畫意之美。

文 / 尤伯鑫

越劇幕后伴唱文詞雅俗兼備,曲調委婉動聽,演唱情真意切,三者融合讓人心動神移,入耳生根。即便不是越劇的發燒友,剎那間也會感受到它散發出來的詩情畫意之美。

越劇初始期曾有幫唱,即在主唱中間插入“啊格呤哦啊呤哦依郎哎”的襯字接腔,作為過門陪襯表演,它與后來的幕后伴唱無接續傳承關系。越劇的伴唱據說是從電影的畫外音轉化來的。第一次出現在1945年5月由南薇編導,袁雪芬、范瑞娟等主演的《絕代艷后》中。這出描述呂后與戚姬一場殘酷的“宮斗劇”,人物眾多,劇情曲折,編劇首創用伴唱形式介紹人物關系、引述劇情發展,為大家所認可。從此幕后伴唱在劇目創作中被廣泛運用,已然成為越劇的一種新程式,構成了越劇的藝術特色之一,令觀眾擊節稱賞。

越劇幕后伴唱分為獨唱、齊唱、重唱等,經過不斷發展完善,這一藝術手段具有多樣化的功能。

交代戲劇前情。越劇劇本創作舍棄了傳統戲曲中人物第一次上場時用的“引子”“定場詩”“定場白”等一套自報家門程式,而用伴唱取而代之。“上虞縣,祝家莊,玉水河濱,有一個祝英臺,秀麗聰明。立大志,求學問,讀書杭城,主婢倆,喬裝扮,離家啟程”(《梁山伯與祝英臺》)。這就是以第三人稱的歌唱方式替角色代報了“家門”。主人公還未登場,其尊姓大名、何方人氏以及故事緣由、人物關系等都直捷明了地告知了觀眾。《祥林嫂》開幕,伴唱縈繞耳際:“年年臘月年年冬,衛家山人家家窮。最窮莫如祥林家,世世代代做長工。祥林一死債滿身,愁得老娘心事重。”同樣是開門見山將故事背景、人物身世、事件起因等向觀眾交代得清清楚楚,引領他們無障礙地盡快入戲。

幫助結構劇情。伴唱也是越劇劇本結構上一種連接、轉換的方式。如《紅樓夢》的“葬花”,先寫賈母一群人大觀園游春賞景的場面,爾后出現了林黛玉孤零落寞的葬花。編劇考慮結構的需要安排了伴唱:“看不完滿眼春色富貴花,說不完滿嘴獻媚奉承話。誰知園中另有人,偷灑珠淚葬落花。”它在劇中起到承上啟下的作用,使前后兩塊戲連綴自然,互為映照,氣脈相通,有針芥相投之契,無圓鑿方枘之拙。

用以變換時空。《孔雀東南飛》在新婚之夜,焦仲卿因緊要公務被召去,在他去而復返之間,一句“遠遠的,更漏聲,傳過三響”的伴唱就表示了時間的流逝。由于越劇運用布景帶來舞臺表演空間的固化,使傳統戲曲駕馭空間處理的自由受到了限制。越劇現代戲《家》作了突破,覺新成婚一場戲,通過二句伴唱“一天鼓樂鬧華堂,兩處新人入洞房”,預設了一個寫意性的多重空間,使觀眾明白在一個舞臺平面上穿著紅嫁衣的瑞玨、梅芬以及覺新的演唱,是身處三重相互隔絕的空間而不覺其突兀,為表演帶來更多的自由度。

揭示隱秘心曲。《紅樓夢》“不肖”種種一場,賈寶玉表示厭惡薛寶釵的“仕途經濟”之說,認為“林姑娘從來沒說過這些混賬話”,黛玉聞聽驚喜交集,此時出現了類似電影畫外音的深情款款的伴唱:“萬兩黃金容易得,人間知己最難求。背地聞說知心話,但愿知心到白頭。”使觀眾洞悉了潛藏于人物心靈深處不可言說的秘語,個中回味綿長的人生感悟深深觸動了人們心中最柔軟的地方,其感染力比出之于角色的演唱更勝一籌。

渲染舞臺氣氛。為了推波助瀾,需要布置一個濃重的氛圍,營造緊張的場面。《祥林嫂》在柳媽“地獄之說”后,安置了伴唱:“祥林嫂你實在笨,實在笨,索性撞死倒干凈,倒干凈。如今是,兩個丈夫在陰司等,閻王只好把你一鋸兩半分。”編劇的用意不僅僅是簡單重復柳媽之言,它讓祥林嫂好像遭到千夫所指、萬人唾棄,呈現了驚慌可怖的氣氛,由此很自然地切入深層剖視祥林嫂靈魂苦痛的那段好戲。

評判善惡是非。不同于場上人物臺詞的代言體,它是以劇作者身份或也代替觀眾臧否人物,評說是非,表明文中有“我”——“我”的立場、“我”的態度、“我”的感情。《西園記》中的張繼華自以為是,想入非非,弄出一連串“冬瓜纏在茄棚里”的笑話,以至人鬼不分,欲穿越陰陽去拜堂成親,實是可愛復可笑。戲收煞前有伴唱:“說明情由嫣然笑,勸君慎勿想當然,疑心疑鬼本自擾,莫效書生作貓叫。”對他調侃諷喻,作為卒章顯其志亦意味深長。又如《紅樓夢》中賈家用李代桃僵的方式騙婚,最后真相大白宣告了“金玉良緣”徹底破滅,編劇通過伴唱作了評騭:“好一條掉包計偷柱換梁,只贏得慘紅燭映照洞房。”表達了對始作俑者無情的嘲弄和抨擊。

越劇幕后伴唱是對戲曲藝術形式的創新性發展。自上世紀50年代以來,它已為評劇等不少劇種分享運用。然而,“天工人巧日爭新”,對越劇而言,運用伴唱尤須謹防墨守成規,作為一種套子,以不變應萬變。它應該因戲而宜,不拘一格,“毋剿說,毋雷同”。還是古人說得是,“運用之妙,存乎一心”也!

(刊于2019年1月17日解放日報朝花周刊·品藝版)

這是“朝花時文”第1818期。請直接點右下角“寫評論”發表對這篇文章的高見。投稿郵箱[email protected]。 投稿類型:散文隨筆,尤喜有思想有觀點有干貨不無病呻吟;當下熱點文化現象、熱門影視劇評論、熱門舞臺演出評論、熱門長篇小說評論,尤喜針對熱點、切中時弊、抓住創作傾向趨勢者;請特別注意:不接受詩歌投稿。也許你可以在這里見到有你自己出現的一期,特優者也有可能被選入全新上線的上海觀察“朝花時文”欄目或解放日報“朝花”版。來稿請務必注明地址郵編身份證號。

頂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線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發表評論
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,嚴禁發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動的言論。
評價:
文章導航
推薦內容
竞彩足球胜平负过关